不要让糟糕的政治人物 毁了我们对政治的理想

2020-04-25 826浏览 74评论 37赞
不要让糟糕的政治人物 毁了我们对政治的理想 Photo Credit: Joanna Penn CC BY SA 2.0

上星期的某天晚上,我刚结束例行的长跑并且回家沖澡,墙上的时钟显示时间是8:00左右,我心里想着今天会是个轻鬆的夜晚,很适合看几个章节的翻译小说,让脑袋好好休息一下。

我走出浴室的时候发现妈妈正打开家门,通常这个时间她还在外面运动,但今天她提早回家并且打开电视目不转睛地看着——王院长的返台记者会。

我对政治一直不是非常热衷,顶多就是跟一般的台湾人一样,在吃中餐的时候拿几个政治人物开开玩笑让大伙轻鬆一下;对于很多社会议题我也涉略不深,顶多就是可以跟朋友们聊上两句:一个连高架桥都可以盖出裂缝的国家,我们的核电厂真的安全吗?顶多我也只是说说。在午餐或是聚会结束后,我依然想着明天的行程,以及这星期的代办事项还有几项要完成。我持续试着做好我的工作,对于许多的社会议题,我认为我的能力还不足以改变它,所以真的甚少关心。

我妈妈看着电视不发一语,我不知道她心里在想甚幺,我则是跟她打了声招呼后就回房间看我的书,继续进行着我原本的计画。

几天后,我去参加了一个聚会。

有趣的是,在场有好几个政治系的学生,有已经毕业的,也有在学的。我们一路从彼此的感情观、最近的生活,聊到了政治上面去。我以前没有修过关于政治的课程,我也很少阅读跟政治有关的书籍,但我原本想像的政治系学生应该是充满热情跟理想,就像那些就读商学院的朋友们都期待毕业之后,可以进顾问业或是投资银行,到香港上海甚至是纽约曼哈顿去征服世界。但令人惊讶的是,正在就读政治系的学生异口同声的表示,没有很大的兴趣参与这些斗争;连已经毕业的学姊都不断分享自己毕业后到欧洲的经历,以及现在从事的文化事业。

我依稀记得以前念政大的好朋友曾经在跟我见面的时候,拿着政大校歌的歌词,我好奇的拿过来看了一下。我看了开头之后印象非常深刻:

这句话深深烙印在我的脑海里。后面两句更是关键:

原来「理想的」政治人物的道德标準这幺高!我觉得政治的「本质」是非常伟大的。从事商业的人顶多对自己的客户、员工,以及股东负责;但从事政治事务的人却得对所有人负责,不论性别、职业、种族、语言、宗教等。

为什幺商业的世界可以带给那些正在唸商学院的学生希望?为什幺政治的世界无法带给正在念政治系的学生希望?我知道人得到了权力总是会变得腐败,这很正常,不管当事者是不是身不由己,从古至今几乎没有人可以避免这件事。政治斗争也很正常,其实不只是政治,在商业的世界中也充满着斗争,从小职员一路斗争到董事会(就像最近火红的半泽直树)。人与生俱来就会有搞小团体,试图拉拢人心的本能,我们从小学就已经开始做这件事了。

事实上,即使总统跟立法院长充满了许多的心结,即使他们俩的斗争已经浮上檯面,甚至连国外的媒体都在报导,商业的世界还是持续在运作,股票市场并没有崩跌,反而还是维持在相对高档的位置,外资也持续地在买进台股。很显然的,我想大家已经逐渐习惯这件事情了;就好像第一次跟另一半分手时,我们可能会难过的好几天吃不下饭,但渐渐地长大之后,我们对这件事的复原能力会越来越好,隔天我们还是可以一如往常的到办公室上班。

但这种事是好现象吗?我该说台湾的人民越来越世故成熟了吗?

我不知道,对我而言商业的世界没有受到太多的影响,我还是试着做好我的工作,对我的客户、员工以及股东负责。那对政治的世界来说呢?那些政治人物会在心里思考「我是否对众人负责,并且无愧于心」这件事吗?

或许这正是那些政治系学生对于「管理众人之事」这件事毫无热情,也不想投入的原因之一。

时间来到午夜,明天要上班的我们互相道别,计程车载着我沿着忠孝东路直行,经过中山南路时我看了看立法院。那些政治人物会在午夜跟我思考一样的问题吗?还是他们正在沙盘推演接着要斗掉哪一个派系的人马?

我不知道,我只知道台北的夜安静到让人觉得好像没有任何事发生,我只希望他们不论拥有多大的权力,或是斗争的如何厉害,都能记得这句话:「政治是管理众人之事,我们就是管理众人之事的人。」

上一篇: 下一篇: